您的位置: 單機 > 原創 > 最新原創
最新原創 游戲評測 觀點投票 專欄 節目
  •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無主之地》發售于PlayStation 3與Xbox 360上。 《無主之地》對于《無主之地》,我有著太多可聊了,但那往往都是一些回憶。比如我打小長在一座小城,第一次見到《無主之地》的時候,它還被放在一個玻璃柜子里,簡陋的包裝上面貼著“¥15.00”的標簽。那家掛著“維修電腦”藍色招牌的店鋪是周遭孩子們的最愛,時空仿佛在那里靜止了,你可以看到玻璃柜臺里并排放著“300合1”的FC卡帶與《上古卷軸5:天際》的安裝光盤,只不過它們都是盜版的;靠在墻壁的貨架上,往往會有從小霸王學習機到GBA再到PSP與PS3的各類主機,當然,其中也夾雜著些我至今仍然認不出來的機器。這里什么都有,但唯獨不修電腦。“不好玩不要錢”是那個不修邊幅的老板為了將《無主之地》賣給我而放出的豪言,他用著因為熬夜變得充滿血絲

    2019-10-20 21:44:50
    0 銀河正義使者
  •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輻射:新維加斯》在北美正式發售。 《輻射:新維加斯》說實話,《輻射》這個IP如果要聊下去,那么簡直可以說是一個無底洞了。而且時至今日,有著無數從業者與玩家把《輻射》扒了個底朝天,有關于《輻射》的無數討論與分析已經足夠多且深入了,我這種半吊子倘若輕言,怕不是有些班門弄斧,于是這次,就只是單純的聊聊《輻射:新維加斯》的只言片語。就像所有提起《輻射》的文章一樣,我自然也無法免俗的要聊到黑島。黑島雖然隨著Interplay的消失而消失了,但其對于《輻射》這個IP的影響依然不容小覷。在Bethesda獲得了“輻射”系列的開發權利后,制作出來的《輻射3》其實與之前的作品相差非常大,無論是全新的3D游戲模式還是玩法上都有著一定區別,這也導致了不少前兩作的擁躉對《輻射3》興趣缺缺。 黑島工作室而我個人,

    2019-10-19 16:31:09
    0 銀河正義使者
  • 在游戲中,總有一些東西會讓我們在許多年后,依然記憶猶新。那可能是一些可愛的人兒,也可能是一些有趣的事兒,但更多的,可能只是一句話。于是,我們想和你聊聊,分享那些令我們映像深刻的游戲臺詞。 當然,也希望你也可以在評論區暢所欲言,和我們分享你的生活。 銀河正義使者大概是《重裝機兵》吧,里面曾經有一句“這個世界就是以去過多遠的地方,見過多少人,來衡量一個人的人生價值”。 也許從來沒有人知道,這句話給當時那個攥著手柄坐在小霸王前面,看著滿屏幕像素點的男孩帶來了多少的震撼,又是怎樣影響了他的一生。機核曾經有過一個Slogan,電子游戲救世界。我永遠相信這句話。 春希太多了太多了,都出自《白色相簿2》。尤其這三句,經典:第一次,有了喜歡的人,還得到了一生的摯友,兩份喜悅相互重疊,這雙重的喜悅又帶來了更多更多的喜悅。本應已經

    2019-10-19 15:39:22
    0 銀河正義使者
  • 從1996年的《牧場物語》初代到未來的的《牧場物語:重聚礦石鎮》,該系列走過了二十多個年頭,陪伴著一代人的成長。而“牧場物語”系列的發展之路就像玩家的人生之路,絕非一帆風順。

    2019-10-19 10:12:33
    0 木大木大木大
  •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八日,《旺達與巨像》在北美發售于PlayStation 2上。 《旺達與巨像》我記得我曾經聊到過《旺達與巨像》。在上田文人的ICO、《旺達與巨像》與《最后的守護者》三部曲中,我尤為喜歡《旺達與巨像》。 《旺達與巨像》游戲畫面可能很難理解,但你可以想象,當年那個剛剛脫離了撒尿和泥玩的半大小子在他接觸到電子游戲寥寥幾年之后,他第一次玩到《旺達與巨像》會是一種什么感受。如果說有什么游戲改變了那個他一生的軌跡,那么除了更早些的《重裝機兵》以外,就是《旺達與巨像》了。 《旺達與巨像》游戲畫面《重裝機兵》讓他明白了電子游戲絕不只是娛樂那么簡單,而《旺達與巨像》讓他第一次理解到了,為什么游戲也可以被稱作藝術。這就是上田文人的魅力。 上田文人說實話,《旺達與巨像》和ICO如出一轍,都是在游戲設計層面嘗試去做減法

    2019-10-18 14:13:51
    0 銀河正義使者
  •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惡霸魯尼》在北美發售于PlayStation 2上。 《惡霸魯尼》前段時間的新聞想必大家一定都有所了解,《惡霸魯尼2》的開發被傳已經中止——即便它的完成度已經讓其可以正常游戲了。當然,這個傳聞的真假我們無從判斷,但《惡霸魯尼》過了這么多年,還能有些消息蹦跶出來,這總是件好事。雖然,因為很多原因——無論是政治、社會還是市場反映,我們很有可能再也難以見到《惡霸魯尼》的新作了。但無論如何,《惡霸魯尼》仍舊是個優秀的游戲。 《惡霸魯尼》游戲畫面作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的Rockstar Games的出品,《惡霸魯尼》在知名度上到是要略遜于那些我們耳熟能詳的作品,但它受到的爭議卻一點兒也不比“GTA”系列要少。 Rockstar Vancouver在《惡霸魯尼》發售之前——大概也就是一年前,一個電子

    2019-10-17 23:56:08
    0 銀河正義使者
  •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六日,《機械迷城》正式發售。 《機械迷城》無論是對開發商Amanita Design還是我們來說,《機械迷城》都是個重要的游戲。Amanita Design成立于二零零三年,起初只是一家專精于網頁游戲的公司。在《機械迷城》發售之前的代表作大概就是《銀河歷險記》了——一代是網頁游戲,而二代是客戶端游戲,但游戲的流程都偏短,《機械迷城》是他們的第一款可以說得上是“完整”的游戲了,同時也是讓他們聲名大振的游戲。 《銀河歷險記2》當然,在制作《機械迷城》的時候,這家并不大的開發商遇上了不少問題。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沒錢,因為相較于Amanita Design以往那些制作周期在一年左右的網頁游戲,《機械迷城》高達三年的制作周期所帶來的壓力是巨大的,一度Amanita Design遇到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困

    2019-10-16 21:42:23
    0 銀河正義使者
  •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五日,《吸血萊恩》在北美發售于PlayStation 2和Xbox上。 《吸血萊恩》對于Terminal Reality來說,公司的名字很難說有沒有旗下的作品出名。比如知道《夜曲驚魂》的人很多,但對于Terminal Reality了解的人就比較少了,而《吸血萊恩》亦是如此。 Terminal Reality作為一款游戲,《吸血萊恩》可聊的其實并不多。可能在絕大多數人的腦海里,對《吸血萊恩》這個名字的記憶都是由那位人稱“史上最爛導演”的烏維·鮑爾所帶來的,畢竟這哥們除了《死亡之屋》與《鬼屋魔影》外,拍的第三部游戲改編電影就是《吸血萊恩》,電影拍的怎么樣其實不用我多說,去看電影的基本上也都是沖著女主角萊恩的扮演者克里斯塔娜·洛肯的前凸后翹去的——這與游戲本身在很多時候不謀而合。 克里斯塔娜·洛肯《

    2019-10-15 19:15:27
    0 銀河正義使者
  •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四日,《盟軍敢死隊3:目標柏林》在北美發售于Windows上。 《盟軍敢死隊3:目標柏林》對于不少人來說,“盟軍敢死隊”這個IP應該算是童年回憶了。利用小隊里不同角色的獨特能力,互相配合解決一個又一個關卡,所獲得的成就感是難以言喻的。 《盟軍敢死隊3:目標柏林》游戲畫面不過對于系列粉絲來說,《盟軍敢死隊3:目標柏林》應該就是最后的回憶了,這當然并不是指這個系列就此完結——雖然從某種程度上也可以這么說,但在老玩家的眼里,想必對“盟軍敢死隊”也就此劃上了句點,畢竟誰也不想玩那個第一人稱視角的衍生作品——《盟軍敢死隊:打擊力量》。 《盟軍敢死隊:打擊力量》Pyro Studios的命運也隨著“盟軍敢死隊”系列而變動著。初代《盟軍敢死隊:深入敵后》讓所有人知道了Pyro Studio

    2019-10-14 19:51:19
    0 銀河正義使者
  • 距NS的首次發售已經過去兩年多時間了,老任新一代主機在編輯部的普及率也是水漲船高,幾乎達到了人手一臺的程度,而每個人買NS的理由都各不相同。 海涅老師是為了自己心目中的那個光頭而買,“《獵天使魔女》的戰斗系統秒殺幾百個‘鬼泣’”是他常常掛在嘴邊的;春希老師據說是“出賣”了身體換來的,白嫖永遠是最爽的; 水古月老師則是因為“馬造2”,“在買這個游戲前,我根本不知道它有這么難”; 沼雀老師對《神界:原罪》情有獨鐘,躺在床上宛如廢人一般打穿游戲是他的夢想;卜魯SHI老師作為一個任天堂粉絲,自然是“For the Nintendo”;木大木大木大老師嘴上說是為了《塞爾達傳說:荒野之息》,但實際游戲時間還沒超過二十個小時;而我,買了兩次。一次是出于習慣,一次則是為了《勇者斗惡龍11 S》,怎么會有這么好玩的游戲

    2019-10-14 14:42:13
    0 銀河正義使者
  •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三日,《死亡空間》在北美正式發售。 《死亡空間》我一直覺得《死亡空間》是個非常恐怖的游戲,雖然不像日式恐怖游戲一樣面對恐懼毫無還手之力,槍械所帶來的安全感也要比相機高一些,但面對《死亡空間》通過狹小的環境構建與“肢解”效果帶來的視覺沖擊,這終究還是有限的。 《死亡空間》游戲畫面當年的Visceral Games一定沒有想到,他們能做出這樣一款游戲——因為從本質上來說,他們確實是一家EA的工作室,并不是EA從什么旮旯角落里收購而來的,而是他們原本就屬于EA。 Visceral Games最開始的Visceral Games叫做EA Redwood Shores,隸屬于EA Games,做的游戲也非常“EA”,比如“老虎伍茲巡回賽”與“007”系列這樣的游戲。但Visceral Games的老大Gl

    2019-10-13 21:04:18
    0 銀河正義使者
  • 前段時間,沼雀老師的工位在編輯部里總是惹人注目的,每個奔波于飲水機和廁所之間來解決喝進去與放出來問題的人,總是會在那里駐足個三兩秒——如果沼雀老師的電腦正好顯示著桌面,往往這時來人就會和沼雀老師交頭接耳起來,不時發出兩聲暗罵和訕笑,仔細聽,話題總是逃不開”暴雪“”女王“和”廢物“這幾個關鍵詞。且不論沼雀老師把希爾瓦娜斯喊出“部落都是廢物”的畫面用來做桌面的行為,是不是精神方面出了某些問題,但這確實引起了我們的思考。于是,我們打算和你聊聊。聊聊那些你玩過最爛的游戲劇情——無論是讓你失望至極還是破口大罵的。沼雀:既然是寫周話,那么就有一個OK的平臺可以和各位分析一下弗洛爾這個人到底搞了些什么。先說個結論,他過于重視結果,而忽視了過程本身產生的影響,最終失去了對人物的控制。 先說幾個基本點,有些故事在設計階段并不是從

    2019-10-13 16:00:24
    0 銀河正義使者
  • 《天龍八部》陪伴了我們多久呢?那似乎是個久到都難以想象的時間。回首一下,卻發現它依然有著勃勃生機,就好像昨天才剛剛公測一般。作為《新天龍八部》的首屆嘉年華,同時也是第二屆無差別PK賽天下會武總決賽的比賽現場,暢游帶給我們的驚喜總是令人驚訝的。比如那個從九年前為《天龍八部》唱出一首“半城煙沙”的才子許嵩也來到了現場,從“半城煙沙”到“天龍八部之宿敵”再到這次的“雨幕”,許嵩從網絡歌手逐漸走向主流樂壇,而《天龍八部》也走向《新天龍八部》,將“俠”這個字在電子游戲中演繹到了極致。這次的第二屆無差別PK賽天下會武總決賽,在經過數小時的不間斷激情作戰后,終于在蘇州完美落幕。子衿軍團ゞ從四強激戰到終局之戰,一路的披荊斬棘,最后成就了新的江湖傳奇——摘得了最后的王者桂冠!而與此同時,我們也要恭喜雷霆總部、子衿團隊和醉夢仙霖分

    2019-10-13 13:44:53
    0 廉頗
  • 作為一個游戲制作人,如何更好地打出自己的名頭,“做”出一個“高大上”的人設從而幫助作品宣傳,好像是一件穩賺不賠的事,可這條規則并不適用于所有游戲制作人。有些制作人仿佛更喜歡用作品說話,甚至一點人設都不“做”,在社交媒體與粉絲的互動更是普通到了極致,就像村東頭永遠坐在樹下扇扇子的大爺一樣那么可親。而今天作為的主角,就是這樣一位“平凡”過了頭的游戲制作人——日本知名AVG制作人打越鋼太郎。

    2019-10-13 09:52:02
    0 木大木大木大
  •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榮譽勛章》重啟之作歸來。 《榮譽勛章》提起史蒂芬·斯皮爾伯格的話,除了《大白鯊》、《奪寶奇兵》、《外星人E.T.》、《侏羅紀公園》與《辛德勒的名單》等等知名電影作品以外,你還能想起什么?你可能會想起非常多的東西,比如他是奧斯卡的常客,又比如他是比爾·克林頓的好友。 史蒂芬·斯皮爾伯格但你可能會忘記,史蒂芬·斯皮爾伯格還是一個非常熱愛游戲的人。這里的熱愛并不只是單純的玩游戲——當然也并不是指他拍了《頭號玩家》,而是說他熱愛參與游戲的制作。而其中最為著名的,一定是上個世紀末期由他擔當設計師而誕生的《榮譽勛章》。 《榮譽勛章》在那個年代,“榮譽勛章”系列牢牢地坐穩了二戰FPS游戲的第一把交椅,直到制作了《榮譽勛章:聯合襲擊》的2015工作室集體從EA出走,成立了Infinity Ward并拿出

    2019-10-12 13:23:58
    0 銀河正義使者
时时走势图